Your Shopping Cart is empty.
{{ (item.variation.media ? item.variation.media.alt_translations : 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) | translateModel }} {{ (item.variation.media
                    ? item.variation.media.alt_translations
                    : 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) | translateModel
                }}
{{ 'product.bundled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bundle_group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gift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addon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item.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|translateModel}}
{{ field.name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 }}
{{item.variation.name}}
{{item.quantity}}x {{ item.unit_point }} Point
{{addon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}}
{{ 'product.addon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addonItem.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|translateModel}}
{{addonItem.quantity}}x {{ mainConfig.merchantData.base_currency.alternate_symbol + "0" }}

無論是在一般日常生活或特殊的慶典,帽子是藏族服飾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。或許是高原強勁的陽光,讓藏族人特別喜愛帽子,甚至到癡迷的程度。
藏族傳統的毛氈帽製作,使用簡單的土、木材料做為帽模,因此發展出各種較為單純的尖帽帽型。我們運用不同的帽模,讓藏族婦女製作出現代人也適合穿戴的帽型。

<頭圍尺寸>

<尺寸微調>(可能可以配合插圖或照片說明)
這款帽子的內帽帶是可調式內帽帶,將帽帶翻開來,會有一個可拉伸的魔鬼氈拉條。拉愈緊,則頭圍則愈小。可以調整的頭圍範圍約為1~2公分。
另一種調整方式,則可以將內帽帶翻開,在帽帶內等距、對稱的置入軟橡膠或折多層的餐巾紙(需要有一定厚度),再將帽帶翻回原處,如此也能縮小頭圍。微微縮小可能只須置入3~4處,若要縮小幅度更大,則可以置入6~8處。

01 - 清潔
原則上毛氈表面不太容易沾汙,比較容易髒掉的可能是內帽帶部分。如果是汗漬等水溶性髒汙,可以用清水與肥皂做清潔。如果是油溶性髒污(例如沾到化妝品),則可以用卸妝水局部除汙。
 
如果是毛氈的部分,若髒污只沾到毛的表面(還沒沾到毛氈主體),可以用剪刀將表面沾汙的毛剪掉即可,而如果髒污已經滲到毛氈主體,則可以局部用水清潔(視需要可以用肥皂除汙)。若只是灰塵類髒汙,可以用海綿、黏棉絮滾輪、軟毛刷、有適當吸口的吸塵器等手邊常見的器具去除。
要特別注意的是,如果嚴重且髒汙的分布很廣,會需要將氊帽完全浸濕清洗,但這也會使氊帽失去原本的帽型,會需要事後自行塑形喔。

先將帽子浸濕在溫水中,用手輕柔的清洗髒汙部分(可以使用肥皂或冷洗精)。清洗後用手將多餘的水分壓乾,也可以用離心脫水機脫水,並用毛巾盡量吸掉過多的水分。在帽子還沒有完全乾燥前將帽子重新塑成你所希望的帽型(這步驟後面有更詳細的描述),然後陰乾。

02 - 放置
沒有好好放置(例如壓到、折著收放),會使帽子變形。建議儘量將帽子放在適當形狀的帽架或平面上。若要長期儲放,也建議可以先放置在一個透氣的不織布袋中,在放置在適當紙箱中,避免壓摺。

03 - 遇雨的處置
毛氈有防潑水性,在細雨中,水珠會結在表面的毛上,但較大的雨滴或長時間淋雨,水依舊會漸漸滲到帽子主體中,所以請儘量避免在比細雨更大的雨中戴氊帽。如果真的濕掉了,在不改變帽型的情況下,放在平面上直接陰乾即可。

04 - 重新塑形
毛氈就像是個軟雕塑,擁有神奇的記憶性質:當你在毛氈還沒幹透前將它塑形,它乾了後則會繼續維持那個形狀。

如果你對目前的帽型不滿意、希望立刻改變帽型,你可以用蒸氣讓氊帽弄濕並軟化,然後在這個濕熱的狀態下用手或手邊的器具作為模子,將帽子塑成你所希望的形狀(在這個過程中可能要多次施予蒸氣),然後平放陰乾即可。在有帽模或有適當支撐下,蒸氣熨斗的熱與蒸氣也能快速的將帽子重新塑型。

但無論剛塑好型的帽型多漂亮,隨著使用與時間,帽子依舊會受輕微折壓而漸漸變形。所以如果想要更持久的維持帽型,也可以在氊帽內面(或任何你期望它變得較硬挺的部位)噴上衣物上漿噴霧(cloth stiffener,實際使用方式請參考各廠牌上漿噴霧之使用說明)。
 
05 - 帽沿整平
雖然毛氈具有記憶性,但穿戴久了,或經過壓摺後,帽沿也可能會變型或塌掉(帽沿愈寬愈容易塌掉)。如果希望做簡易的整形,可以在帽沿處噴水,再用蒸氣熨斗針對帽沿處熨盪(注意,熨斗溫度不要設太高,一般選擇熨斗上標示「羊毛」的溫度即可)。如果在熨燙的過程順便施予上漿噴霧,更能延長帽沿形狀的持久度。
 
 

夏季青綠、冬季雪白的中國青藏高原,黑點白點般的犛牛與綿羊,以及深色的牧民帳篷,點綴在廣衾高山草原裡。藏原牧民們的生活仰賴著犛牛,不管是居住的帳棚還是飲食的酥油茶,或是交通的貨運。
 
不過,遠在高原上的牧民數百年來慣常使用的犛牛毛絨,卻被時尚界認定與喀什米爾羊毛有著相同細軟與保暖的等級,舉凡愛馬仕(Hermès)、浪凡(LANVIN)、CÉLINE、LV等歐美名牌,如今都大量採用犛牛絨的質料。

青藏高原橫跨青海、西康、西藏高原等三處,居住在高原上的牧民們,過著傳統山牧季移的遊牧生活。有些人會以倔強、憨直、笨拙來形容這些牧民,但實際上他們是秉持著藏傳佛教的精神,相信「付出什麼,就會得到什麼」的理念生活著,當萬物皆依道理而行,也使他們的身體與精神能在艱困環境中勞動,繁衍世世代代的生命,以佛教為核心的藏文化精神,已成為藏族人生命的堅實一部分。

千年來,居住在數千公尺的青藏高原裡,空氣稀薄、溫差劇烈,氂牛與山羊成為他們在高原生活中最重要的同伴。藏人們運用氂牛毛捻線編織成帳篷,用羊毛做成毛氈地毯與雨衣,而犛牛絨則成了珍貴的配件。犛牛提供了牧民們食衣住行中所需的一切、更是維繫牧人生活的重心。

細緻絨毛對犛牛是特別的存在。由於地處數千公尺的高原氣候,雖然夏季時的藏區,白天氣溫是溫暖的二十五度,但到了夜晚卻會劇降到十度左右,而冬季時可見之處皆為一片雪白,溫度將低至零下三十度。
 

生長於高寒的高原地帶,為抵禦寒風和冰霜,犛牛毛有著遠強於其他動物的強勢保溫機制。一般動物毛髮上的毛鱗片是整齊平貼著表層,犛牛的構造與眾不同,他們的毛鱗片有著獨特的冷杉錐形結構,這種結構產生的氣室能有效蓄熱保暖,抵禦外在環境的超級低溫。
 

犛牛的毛髮也因為不同特性,牧民們有著不同的利用。外層生長的毛相當粗、硬且濃密,他們會用梳理的方式,撿取犛牛自然掉落的粗毛,製成帳篷的覆蓋布料與繩索,以達到良好的保溫效果。在犛牛粗獷的外毛之下,藏著一層極其珍貴、細緻的絨毛——犛牛絨。

藏區犛牛絨取下整理後,通常以咖啡色為主,有極少數則是灰色與白色。

犛牛每到秋季都會長出新的絨毛以便渡冬,而至來年夏季前便自然脫落。犛牛絨的特色便是其極為細軟的質地,即使是皮膚敏感的嬰兒,也不會過敏與刺癢;而其天然的抗菌特質,也讓它毫無刺鼻的動物味道
 

犛牛絨纖維短細,與喀什米爾與美麗諾羊毛一樣,直徑僅有16-20微米,也因此非常輕盈。它有特殊疏水酸,讓其十分透氣之餘又能有極佳的保暖係數,這種絨毛特質也是犛牛得以捱過高原嚴峻寒冬的終極保護。藏區犛牛絨通常以咖啡色為主,有極少數則是灰色與白色。


在春夏間,牧民利用梳理方式蒐集落毛,再從中分離粗毛與牛絨。相較於古代最頂級織品Shahtooth,要以宰殺方式取得藏羚羊絨毛,牧民用梳理與收集方式取得犛牛毛絨,更加友善動物,但也造成犛牛絨十分珍稀。每隻犛牛平均每年能收集到的牛絨,僅有數百克,加上氂牛是出了名的壞脾氣,更讓犛牛毛取得不易,也讓細緻牛絨無比珍貴與難得。

犛牛的負重也是藏族人的重要依賴。(ALPF)

布的製成是經線與緯線的穿梭編織而成,因此,織布的第一要素就是線。不同於機器加工粗細一致的棉線,手捻線是由紡紗者親手捻製而成,流曳過拇指與食指,這些原本可能掉在草原上隨風而逝、蓬鬆而細短的牛絨被吸進紡紗機的漩窩中。
 

絨毛纖維在旋轉時有一個奇特的現象——將其周圍的纖維也一起連帶卷入,使得再怎麼細小的纖維也能被捻成一貫連續不斷、緊實的線。透過紡線者富有經驗、耐心與協調的手、眼、腳,以不同的旋轉速度,變化出不同的線材,用犛牛絨捻製出美麗而獨特、富有溫度與生命力的手捻線。

毛氈的神秘技術改變了布成型的一慣方法,它運用了動物纖維的特性——毛鱗片的鎖住現象。毛麟片是動物毛髮的組成成分之一,包含人類的頭髮、體毛、動物的皮毛等,毛髮的最表層其實由許多半透明、細小、防水的鱗片排列而成,保護著毛髮而不使水分流失。

只要有了濕度與熱度的幫助,這些纖維毛鱗片便會打開,加濕加熱的時間愈久,張開的毛麟會讓彼此靠近的毛糾結起來,最後會縮得很緊密。成堆的壓縮毛定型後,最終無法還原,也是因為這個「集體鎖住」的纖維,成就了毛氈的美。
 

動物纖維不可逆的氈化過程,也賦予毛氈神奇的『記憶性』。當毛氈還未乾時,可以將它捏塑成任何想要的形狀,這些鎖住的纖維會牢牢記住,在它乾燥的過程中逐漸定型。這也是何以一個完全無縫線、立體、如軟雕塑一般的藝術作品,那必定是毛氈的傑作。

每月隅物 壹 x 北方牧人 Shangdrok 藏區氂牛絨手工織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