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購物車是空的
{{ (item.variation.media ? item.variation.media.alt_translations : 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) | translateModel }} {{ (item.variation.media
                    ? item.variation.media.alt_translations
                    : 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) | translateModel
                }}
{{ 'product.bundled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bundle_group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buyandget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gift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addon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item.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|translateModel}}
{{ field.name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 }}
  • {{ child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 }}

    {{ getChildVariationShorthand(childProduct.child_variation) }}

  • {{ getSelectedItemDetail(selectedChildProduct, item).childProductName }} x {{ selectedChildProduct.quantity || 1 }}

    {{ getSelectedItemDetail(selectedChildProduct, item).childVariationName }}

{{item.variation.name}}
{{item.quantity}}x NT$0 {{ item.unit_point }} 點
{{addon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}}
{{ 'product.addon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addonItem.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|translateModel}}
{{addonItem.quantity}}x {{ mainConfig.merchantData.base_currency.alternate_symbol + "0" }}

非洲文化傳統:面具

非洲面具,精確說來並不是一種藝術形式,而是來自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儀式文化。在這類儀式中,扮演神靈之人會佩戴面具、身上也會穿著戲服,就如同台灣的官將首、八家將一樣,可以說是一種化身的象徵。單看面具作為藝術品固然驚艷,但從整個儀式來理解才能更完整深刻的體會,面具對非洲不同部族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。

來源 / African Ceremonies

非洲地域之廣也讓其中的部族多如繁星,難以一概而論這些儀式,但一般而言,在不同、重要的儀式慶典場合,如出生、婚禮、割禮、葬禮、豐收祭等,舞者戴上面具、身穿華服、扮演神靈;面具可看成是一種抽象化的載體,傳承了不同神聖且古老的精神。



每個面具都有其獨特設計與象徵意義,可能代表著祖先、動物之靈、正邪兩勢力或是大自然。有許多面具用木頭、陶器等製成,再以塗鴉、羽毛、骨頭等物裝飾,越重要的神明或象徵往往也有著越精細的面具設計。

來源 / Matzuri

加彭Fang Mask 芳族面具

芳族人,又稱帕胡因人(Pahouin),是居住在喀麥隆南部、赤道幾內亞、加彭北部以及剛果地區的原住民。他們相信萬物皆有靈,崇拜祖靈、土地神與水神。

芳族面具由木材和高嶺土所組成。它的特色為大而細長的面具,臉通常描繪為心型,上面覆蓋著白色的高嶺土,並具有長鼻,是部落古老且傳統的面具。在舉行婚喪喜慶等儀式祭典中,都能看見帶著芳族面具的人,跳著部落傳統舞蹈,同時具有世代傳承的意涵。

奈及利亞|Eket Mask 埃克特族面具

尼日河為西非最大的河流,其所到之處,養育西非各部落民族。居住於尼日河三角洲東部的埃克特族(EKet),為古老西非民族伊比比奧族(Ibibio)的分支,兩者共享相近的部落組織與文化儀式,有著掌管部落規範與儀式信仰的重要組織「Ekpo」。

傳統埃克特族面具大多為圓型面具,中間帶有小巧的人臉,擁有寬大的前額與短小的鼻子,周圍帶有孔洞,以便「Ekop」舉行部落儀式時配戴,用於山藥豐收慶典、敬拜大地之神或葬禮使用。深黑色帶有太陽光芒圖示被認為是男性面具,淺色或白色為女性面具,有時也會鑲上帶有光澤的銀銅或塗上礦物搭配。

布吉納法索|Bobo Mask 布瓦族面具

生活於非洲西部的布瓦族,總人口數約為30萬人,主要分佈在布吉納法索(Burkina Faso)中部至馬利(Mali)東南部,面具與雕刻是他們知名的工藝。

早期歐洲探險家將該地區稱為「波波(Bobo)」,使得後人易將分布這一區的布瓦族(Bwa)與波波族(Bobo People)混淆,雖然這兩個族群擁有相似的宗教與文化,但在種族上其實是截然不同。這個誤解使得布瓦族延伸出其他名字,凡是看到波波歐萊族(Bobo Oule)、 東波波族(Eastern Bobo)、白波波族(White Bobo)、或波波貝格族(Bobo Gbe)等名稱,一率都泛指布瓦族。 

來源 / Skotarmstrong、Humboldt

布瓦族相信自然神靈與精神,在祭祀儀式中,會戴上動物或昆蟲面具,從鳥類和猴子到太陽本身,模仿其特徵,以其姿態隨著音樂舞動身體。

它們通常帶有動物特徵,並塗有對比鮮明的黑白色,象徵純真與知識、光明與黑暗的二元分類。其中鳥類被認為是人類的信使,將布瓦人與超自然世界聯繫起來。

布瓦族的面具通常形狀巨大,且多為平面而非立體。在儀式時,舞者會將繩索穿過面具中的圓形孔洞,再以口咬住繩索以固定面具。

象牙海岸|公牛面具

非洲大陸上住著數百數千個部落民族,有著相異的宗教、生活方式與儀式文化,卻又有著相似的信仰觀念,多數部族信奉萬物皆有靈,認為天地萬物——動物、植物、環境、天氣,乃至言詞、畫像、建築都具有靈魂。因此很多常見的動物形象如羚羊、牛頭、象首、鱷魚、蛇等,被部落視為神靈或力量、權力的象徵,而雕刻在各式面具上。

肯亞Maasai Totem Mask 馬賽族人像面具

生活於東非大裂谷南端,肯亞與坦尚尼亞交界一帶的馬賽族,對於台灣人來說,應是最知名的非洲遊牧民族,他們以鮮紅色的服裝和勇猛的獵獅戰士形象而聞名。

傳統上,馬賽戰士會透過獵殺獅子、捕捉牛隻,來提高他們的威望,但如今因獅子數量減少,考量保護野生動物,肯亞政府禁止馬賽人獵獅。因此現在馬賽人從「獅子狩獵者」轉型成「獅子保護者」,將自己一身獵獅的本領,運用到保護和引導獅群安全的工作中。

來源 / Beyonder Travel

馬賽族的面具,歷來在傳統儀式中佩戴,包括儀式祭典、部落成年禮、作物豐收和戰爭準備。人像面具顯示了馬賽族的特徵,他們透過裝飾與肌膚彩繪表達在社會中的身份和地位,紅色代表著戰士、血以及勇敢。

加彭Kwele Ekuk Mask 奎萊族埃庫克面具

奎萊民族是一群散居在非洲中西部國家加彭、剛果共和國、與喀麥隆等地的族群,19世紀時逃離受壓迫的奴隸生活,從西非沿海遷移來到此地區。

奎萊民族是一個崇尚和平的族群,長老與部落領袖重視各部族間的團結關係,同時他們相信巫術(witchcraft)的存在,認為個人與社會所發生的弊病皆來自巫術的影響,因此部落文化中,會透過貝特儀式(Beete Ritual)來避免自己受到巫術侵害。

貝特儀式會由部落領袖共同決定舉辦的時間點,從開始至結束將持續整整一週儀式,其中埃庫克面具(Ekuk Mask)在儀式中有著相當重要的意涵。儀式開始時,族群中的獵人將前往森林,並狩獵一隻羚羊回來,由村落女性添入藥材並燉煮羚羊。

 

緊接著後續幾天,將有人戴著埃庫克面具在村落中載歌載舞,祈禱平安與驅邪。儀式結束的最後,再由整個部落一同享用羚羊。 

埃庫克(Ekuk)一詞的意思為「保衛森林之靈(protective forest spirit)」或「貝特之子(children of Beete)」,代表著村落與森林之間的連結。面具的形式可能為單純的人臉或頭上具有仿羚羊的大角,面部塗上白泥(Whait Kaolin Clay)象徵神靈(spirits),主要為心型臉與杏仁型的雙眼,描繪成為對抗巫術而擁有的千里眼。

馬利|班巴拉族 Chi Wara 頭飾面具

班巴拉人是西非馬利最大族群,人口將近千萬,以農業為主要的經濟來源。班巴拉人重視血緣與家庭關係,每個村落皆為一個大家族,由一位酋長統治,成員間互相照應與幫助。

背著小羚羊的母親Chi Wara

在班巴拉語中,「Chi Wara」是一種勤於耕作的野生動物,傳說此生物如同英雄一般,開創了巴班拉人的農業傳統。祂的身體細長,腿卻很短,能夠使土地肥沃;有著直指天頂的角,像是小米的莖,帶來了豐收,形似羚羊又似食蟻獸的混種生物,為班巴拉人的農業之神。

 

Chi Wara頭飾面具通常以水平、垂直或抽象方式所呈現,並有男性及女性之分,可從其外表特徵判斷面具的性別。男性形象的Chi Wara有著彎曲的角與性器官;女性Chi Wara則通常背著一隻小羚羊,象徵著地球與土地的生命力。

 

在播種與收成的時節,班巴拉人頭Chi Wara頭飾面具,將其身化為跳躍的羚羊,以祈求豐收,同時藉由儀式向部落青年傳遞農業技術與農業信仰價值。

布吉納法索Bobo Mask 布瓦族面具

在布瓦族的儀式祭典上,面具只是其中一個素材。扮演神靈之人會將木頭雕刻的面具、樹葉、羽毛等多種材料組成一套完整的服飾,透過自然界的物品,布瓦族人相信能擁有神靈的力量。

 

布瓦面具便是與神靈連結的其中一個媒介,面具上描繪各種圖像、花草和符號,並透過儀式慶典中,強烈的音樂與舞蹈節奏,呼喚神靈的到來,展現強大生命力。

象牙海岸|Guro mask 古羅族面具

居住在象牙海岸的古羅族(Guro),人口約有50萬人。傳統上在山谷之地以種植大蕉、水稻等作物,現則多種植咖啡、可可及棉花等經濟作物。日常生活會使用可樂果於市集中交換日常所需。

古羅族人保留自身的宗教與社會傳統,擁有專屬於男性與女性的部落秘密組織,秘密組織負責執行與裁決部落行政與司法規範,並穿戴部落面具,與一般面具不同,古羅族的面具囊括各種動物形體。

 

在所有動物中,古羅人最尊崇五種動物,那就是羚羊、鬣狗、豹、鱷魚以及大象。在古羅人的面具中經常能見到這五種動物的身影,並由上而下有層次的雕塑排列,述說重要的部落精神。其中羚羊代表優雅,也是帶領凡人耕種的神話動物;鬣狗則是陸地上的耐寒動物,聰明而足智多謀;鱷魚是沼澤之王,守護著部落的湖泊、豹則象徵力量與勇敢,最後大象有善良與高貴的形象。

此古羅族面具最上方有一隻彎著腰的小鳥站在細長羚羊角之上。

中層為兩張雕刻彩繪人面。

最後,從人面下則延伸出象牙與象鼻。

象牙海岸Bedu Mask 納法納族貝都面具

貝都面具來自象牙海岸北部的邦杜庫城(Bondoukou)一帶的納法納族,當地糧食薯蕷收成後,整個月及慶典期間都能隨處可見這類型的貝都面具。此外,若是地位崇高的男姓族人喪禮上,亦可見其蹤影。貝都面具在這些儀式及慶典中,目的在於頌揚傳統社會價值,以及祈求作物豐收與興旺。

貝都面具的特色為正面幾乎扁平,其臉部特徵與頂部結構形成了一個微妙的平衡。在相關的儀式中,面具會成對出現,並帶有性別之分:男性面具上擁有優雅的長腳,女性面具則以月亮作為裝飾。

象牙海岸Baule Mask 包爾萊族面具

居住在象牙海岸東部的包爾萊民族(Baule / Baoulé),是西非最大族群阿坎族(Akan)中的一支。

關於民族起源有個傳說,原本包爾萊族生活於迦納,但同為阿坎族中的阿散蒂人(Ashanti people)掌權時,他們被迫離開。在逃命的過程中,來到了無法橫渡的科莫埃河(Komoe river),為了躲避敵人的追趕,部落中的女王必須拋下最珍貴的事物到河中,但女王意識到她最寶貴的是自己的兒子,卻不得不犧牲他來換取整族的平安。

 

兒子落水後,河馬從河中升起,讓所有族人踩著安全過河,女王卻因失去兒子而悲痛欲絕,只能說出 “Baoulé” 一詞,意旨「孩子死了」。從那之後,這支部落便被稱為包爾萊民族(Baoulé)。

這類的包爾萊面具,主要於非洲傳統舞蹈Goli祭典中配戴,用於作物豐收季期間、紀念貴賓的遊行或族群重要人物的葬禮上。包爾萊面具由木頭製成,眼睛上有兩個圓孔,使佩戴者能夠看到前方。圓形的臉代表太陽,象徵賦予生命的力量;形似公牛的角則代表強大力量;長方形嘴巴是它的典型特徵。

幾內亞|Loma Bakrogui Mask 洛馬族面具

分布於幾內亞、賴比瑞亞的洛馬族多居住於高海拔的森林之中。洛馬族的面具通常有著寬圓形的人臉,前額上有一對小角,以水平線條組成的眼睛窺視著外在世界,象徵內在的力量與權威。

洛馬族面具多代表著森林中的神靈,引領部落青年邁向成年,當面具儀式出現時,部落青年需在森林中生活一段時間。在這段時間裡,部落長者將向青年灌輸合作、團結與尊重長者的部落價值觀。在儀式過程青年揮別過往,儀式性地死亡,並得到再次重生,成為男人。

布吉納法索|Sun Bobo Mask 布瓦族太陽面具

太陽面具主要用於布瓦族的豐年祭中,慶祝農業豐收興旺。太陽面具擁有圓形的雙眼和嘴巴,以深棕色和白色三角形圖案為特色,象徵著太陽的光芒。

其他物件故事